第224章安托万二

小说:环城术士 作者:黑袍雷斯林 我要报错
  “传奇法师!”

  安托万自从抵达十字路口要塞开始就觉得自己一步错步步错。

  等到发现自己才是人少的一方,无形中信心已受到了挫折。他已经不再相信凭手下能压制住要塞士兵,因此想突然暴起发难,凭自身传奇实力抓住沈言以为人质。俗话说擒贼先擒王,只要他抓住沈言,对方纵有千军万马又能如何?

  沈言千不该万不该,最不该的就是明明实力不济,还飘摇炫耀的出现在他面前二十步远的位置上!

  可让安托万万万没想到的是,又从沈言身后竟然走出个传奇女法师来!看那房间布局式样……身后的门通往的是卧室?卧槽……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沈言!

  然而想想沈言那张脸,心里只剩无奈和……一丝丝羡慕。

  我要是有那么一张脸,我行我也上……

  面对传奇法师安托万是不怕的,安托万还有个阴暗的称号便是“灭法者”。在他过去的战斗生涯中,不知曾面对过多少高阶法师,战斗经验无比丰富,那会像新人那么惊慌。

  更何况安托万还有自己的秘密,他天赋的魔抗甚至要超过黑暗精灵。

  只是活跃在北地的传奇数量本就屈指可数,彼此之间就算不熟至少也曾照过面。他刚看到女传奇法师时就觉得眼熟,然后越看越眼熟。

  “等等!你是……”他眼睛盯着女传奇法师的脸辨认半天,才不好意思的说。“对不住,认错人了。”

  女传奇:(▼ヘ▼#)……

  你丫居然认不出我来?我是整容又不是换脸!

  等等,不对!她猛然想起自己还拿着法杖,北地诸国的国王和传奇们或许没见过她本人,但绝不该认不出这根法杖!安托万是故意的!

  “小心……”

  就在她想明白前因后果,数个魔法瞬间激发护住身体时,安托万已经身如炮弹般飞起,横冲直撞的朝着沈言冲去!

  “杀!”安托万人在半空中一声怒吼!那吼声中带着传奇法则之力,无论他率领的士兵还是周围屋顶上的精灵,听了全都为之一震!身体片刻失控!

  这一刻仿佛时间放缓,女传奇惊怒交加,却因被自己护身的魔法送到另一个次元,急切间无法出手;沈言的表情从戏谑变成惊恐,身体随着吼声瘫软,手无力的朝前方推出……可他的动作在安托万的视线中,简直慢若蜗牛!

  而安托万飞在空中,意气风发,恍若天神!

  就算在场有半百数量的高阶战士和一个传奇,还不是在刹那间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!这就是临战经验!

  “你给我躺下吧!”安托万狞笑一声,双手成爪,铺天盖地的朝着沈言爪了下去。俗话说“十步之内,人尽敌国”,安托万步子大不怕扯着蛋,一步顶别人两步!

  眼看着他就要将沈言一抓成擒

  !却见沈言头上突然多了顶光芒四射的王冠,然后那慢悠悠推出来的手骤然加快,灵巧的让过安托万那一抓,抢先握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  “走你!”

  一道突兀的光门,将二人同时罩了进去。等光芒散尽,这两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唯有被撞断的围栏,告示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放箭!”

  旁边一个精灵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  *****

  一切都是坑,半点不由人。

  安托万秘密前来,身边带的全是他和纳舍尔的亲信,这个行动连艾瑞贝斯都不知道,沈言自然也没办法提前收到消息。

  可从兽人及时传递来消息的那一刻起,沈言就瞬间将坑挖下,层层递进,就是要骄安托万之心,然后杀他!

  安托万认为只要艾瑞贝斯姐弟还不想撕破脸——造纳舍尔的反、并跟提尔教会反目成仇——就绝不可能打他的主意。毕竟派系斗争和设陷阱坑杀他那是两回事,反过来也是一样的,他也必须借纳舍尔领主的力量来对艾瑞贝斯下手。

  可沈言偏偏就那么干了!而且做得极为决绝,不留余地!谁跟你派系斗争?

  就算他那边没能把安托万留下,这边安托万的亲信也会被他的手下杀得干干净净!双方注定死敌无误!

  安托万对此还糊里糊涂,他被沈言拽着拖进位面传送门,心中想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,“我的魔抗怎么没起作用……”

  安托万的天然魔抗已近四成,加上圣武士职业、装备、传奇等级、传奇属性等额外加成,

  过去对付法师时,他最喜欢看的就是任凭对方施法,等砸在他身上的魔法无效方才哈哈大笑,眼看着法师露出弱小、无助、可怜的样子。但今天从沈言抓住他手腕到传送生效,全程毫无滞涩,简直如热刀切黄油般爽利。

  这时候他感觉身体一松,来自位面传送时的压力消失,双脚踏到实地。

  显然传送已经完成。

  安托万睁大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一丝光亮,这竟是个毫无光明的世界。任何所谓“微光视觉”、“黑暗视觉”终究是需要一点点光线的,这只和眼睛的成像原理有关,与任何乱七八糟的没有关系。

  就在他想换个办法制造光亮时,忽然感觉细微的空气流动,安托万悚然大惊,危急关头猛的向后一仰飞出上百米!可即使如此,仍有一道细细的剑痕从他额头上拖了下来,切开半边铠甲,在胸口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。

  那剑刃上似乎涂着东西,让他的伤口流血不止。

  以安托万传奇体制的自愈能力,竟也无法让伤口收拢。

  “你的剑术……”安托万简直惊恐莫名!

  一切的一切全都出乎意料之外!

  从他打听的消息中,沈言明明弓箭用的最好,可此刻一剑连着一剑杀得他透不过气来!明明在用剑的道路上登峰造极!

  从他打听的消息中,沈言肯定被禁止碰触魔法网络,可他刚刚的那个“位面传送”使得轻描淡写,毫无烟火气!突破他的魔抗如破新橙。

  仔细想想……沈言一直背着两把剑招摇过市,到处吵吵着自己身怀绝世剑术!

  可特么大家都不相信!纨绔子弟嘛。

  现在想想……他分明特么一次性嘲讽了所有的人!

  明白之后,郁闷得他想吐血!

  *****

  黑暗之中,安托万拼着受了两次伤,终于持好剑盾,默不作声的与沈言狠狠厮杀起来!

  明明两个人谁都看不见谁,可武器带起的风声、随身涌动的气流、还有武者久经沙场的敏锐直觉,让两个人仿佛都能看到对方一般,你来我往,极致惊险。

  安托万震惊于沈言的厮杀经验,同样震惊他竟能如自己一般狠辣!

  两个人全都是占大便宜可吃小亏的性子,全都认为自己的自愈能力更强,全都认为“以伤换伤”上自己更占便宜……于是二人很少闪避,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多,飞溅的血液在这黑暗中渐渐泼洒成一个直径百米的圆圈!

  开始的时候以快打快,全都努力收束风声在黑暗中占便宜,务求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才好。

  可到了后来,无数次小伤将身体的危险预知彻底激发出来后,无论多隐蔽的剑只要稍微动作对面就能做出感应,这时候有无光线已经全然无所谓!

  猥琐不再起作用,于是双方不约而同的开始加大力道。

  到后来,空中隐约有无数蓝色的光痕纵横,久久不散!

  那痕迹可不是被摩擦电离的空气,而是力量直接撕扯开来的空间裂隙!

  这些光芒痕迹将周围照亮,隐约能看出这里是一处无比平坦的平台,边长十公里的正方形石头地面。中央花着一个凝固成黑色的血圈,之内两个人亡命狠斗!

  影子明灭,唯有两双闪亮如星的眼睛,狠狠瞪着对方。

  ……

  交错之后,沈言双手握着湖女剑的剑柄,微微喘息。

  论实力他应该差着对方一分,毕竟是老牌儿的传奇圣武士,而且无论属性还是经验都毫无短板。

  但论伤势,却明显是安托万更严重一些!沈言固然衣衫褴褛,浑身浴血,安托万更是身上大小伤痕无数,铠甲裂成碎片,流血成河!

  因为沈言剑上带着惰性魔力,那是寒霜百斩剑术的进阶运用——沈言的独家发明。这种剑术他从未向外传播,自然外界也不会有相应的应对办法。惰性魔力可以侵蚀伤口,严重影响伤口愈合,哪怕安托万身为传奇也被坑得不浅,伤势一直都在加重。

  可相反的是,安托万剑刃上附着的那些提尔圣力,却无法对沈言造成额外伤害。因为沈言现在是守序善良阵营,咱们是一伙儿,没反过来治疗就不错了……

  安托万看明白这一点后,气得要死!

  老天你是不是瞎了眼,那家伙哪里守序善良了?

  但他却毫无办法,

  当再一次撞击分离时,安托万终于放弃了继续和沈言在这个黑暗的平台上战斗。他知道在这种角斗场般的地形上,他赢不了。安托万将剑插向地面,然后一脚跺在大地上!

  这一脚力量大的出奇。

  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他们所在的位置——一根极高大的石柱顶端延伸的平台——终于齐根断裂!

  直径数百米的平台,带着二人一齐朝深渊坠去……

欢迎大家访问:好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229book.com/book/47073/709/